除尘滤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除尘滤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探底样本黑龙江的救赎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7 23:39:28 阅读: 来源:除尘滤筒厂家

探底样本:黑龙江的救赎

共和国建立之初,黑龙江因大庆油田、北大仓而辉煌。其取得的巨大成就使其成为全国的榜样。

到了今天,虽然黑龙江还是全国的粮食主产区、重要的商品粮基地,大粮仓的地位虽在,但工业经济尤其是能源经济已经是强弩之末,今年一季度甚至成为全国经济增速最低的地区。

黑龙江到底怎么了,人们不禁要问。

黑龙江经济下滑的主要因素在于工业增速下滑幅度较大。长期以煤、油为支柱产业的黑龙江,煤炭产销量双降、石油利润逐步下滑,今年一季度经济增速下滑至4.1%,二季度数据尽管没有公布,也不乐观。

能源关系着现代经济的命脉,因此经济形势的兴衰起伏,必然决定着能源产区的繁荣与沉沦。本世纪头十年,中国重化工业的狂飙突进,促使内蒙、陕北、新疆这些能源产地经济迅速崛起,也造就了鄂尔多斯、神木等一批声名显赫的“能源之星”;而随着重化工业“黄金十年”进入尾声、产能过剩开始凸显、能源结构调整在即,也必将对中国的区域经济形势带来深刻的变革与影响。

而在调整产业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当下,东北区域压力更重,这些年来的老工业调改难题收效不大。在产业结构未得到充分调整,重工业占比居高不下的情况下,金融危机以及东北亚地缘政治格局不稳定等外因又使东北地区的问题加剧了。

作为新中国最早的能源基地之一,黑龙江是如何由辉煌跌入增长的谷底的?其对未来的能源经济形势有着怎样的判断?如今的能源结构变革将给其带来哪些影响?其曾经对经济结构调整做出了怎样的探索与努力?成效如何?又将如何培育、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黑龙江的发展历程和遭遇又将为国内其他能源、资源型经济区带来怎样的启示?

这是本期国家经济地理试图解答的问题。

黑龙江二季度经济数据迟迟没有公布。

这个中国版图最北端省份的经济正遭遇寒流。

过去十年中,除了2013年,黑龙江经济增长速度连续保持在两位数以上,平均增速11.25%,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就在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之后5年间,黑龙江经济增速仍旧不减,甚至2010、2011两年速度超过12%。

然而,2012年黑龙江经济增速跌到10%,连续8年11%以上的增速被终结,2013年更是跌破两位数。在2014年一季度经济增速仅达到4.1%,排名全国末位。二季度经济数据虽未公布,但从黑龙江省统计局7月22日公布的1~5月份工业数据来看,也不乐观。

统计数据显示,1-5月,黑龙江工业增加值同比回落7.7%,而且全省14个市(地、局)工业速度呈5正9负格局,石油城市大庆与四煤城(鸡西、鹤岗、双鸭山、七台河)工业呈负增长。

此外,黑龙江最大的煤炭企业,龙煤集团也经营惨淡,2013年亏损23亿元,今年前4个月继续亏损22亿元,甚至开始关闭一些城市的矿井。当地消息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龙煤各大矿区现在处于半开工状态,有的都发不出员工工资。

为提振经济,继前两年颁布新旧“工业十七条”之后,今年黑龙江又推出65条刺激政策,计划投入3000亿元资金保增长。然而,当地多位专家认为此举难以真正解决黑龙江面临的问题,短期内也难以见效。

其实,黑龙江面临的问题与其他能源省份相似,一季度与黑龙江一样排名倒数的山西、宁夏等省份也是以能源经济为主,而黑龙江的能源产业占全省工业增加值的70%左右。

在过去十多年中,随着中国重化工业的高速发展,能源地区也水涨船高获得了快速发展,鄂尔多斯、榆林等新兴能源城市的崛起,影响并重塑着中国的区域发展格局。但随着中国经济结束了高速增长期,进入中高速的常态化发展阶段之后,能源地区纷纷面临转型压力与危机。

在产业转型、结构调整谈论多年之后,经济下滑已经开始倒逼这些地方开始真正进行转型。作为中国最早进行开发的能源地区之一,过去带动黑龙江经济发展的石油与煤炭,现在成为推动经济下滑的主要因素。在经济跌到谷底之后,黑龙江应该如何反思过去的发展道路?如何对经济结构进行转型调整?它的新的经济增长点又在哪里?它的探索又能给其他能源地区带来哪些启示?

能源产业一家独大,决定着黑龙江经济发展的命运。

提起石油,黑龙江人会首先想到大庆。“工业学大庆”的口号将这个石油城市塑造成新中国工业化、现代化的样板,王进喜的铁人精神也被树为典型,可谓家喻户晓。

“国家急需石油,要巩固新政权,要打下发展的基础,大庆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大庆市委党校原副校长赵天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上世纪五十年代,正是王进喜那代人发挥创业精神,在一片荒原上打出大油田,为新中国发展提供了石油这种战略资源。而大庆在国家石油安全战略中的地位一直不可替代,即使今天它的石油产量降到了4000万吨。

计划经济时代,除了大庆之外,国家还将“一五”时期苏联援建的156项大项目中的22项布局在黑龙江,使其成为国家工业建设的重点地区之一。这些大项目加上大庆的石油产业,四煤城的煤炭产业,一起构成了黑龙江的产业格局,并影响至今。

能源产业目前占黑龙江全省工业增加值的70%左右。其中,大庆的工业增加值一度占到全省工业增加值比重的百分之八九十以上,直到现在,这一比重仍保持在50%。

正因如此,一季度随着大庆出现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增长下滑后,黑龙江全省工业增速也随之回落。一季度大庆实现地区生产总值945亿元,同比增长2.5%;实现规上工业增加值587亿元,同比下降1.6%。

而经过半个世纪的开采,大庆油田的石油产量下降趋势已经不可遏制,开采难度和成本也越来越大,油田的利润也越来越少。

从1976年到2002年,大庆油田保持着5000万吨以上的产量,连续27年处在高产稳产阶段。2002年之后,其产量下滑到4000多万吨,进入科学调产和精细挖潜阶段。2002年到2007年短短几年时间,大庆石油产量就从5013万吨降到4170万吨,从2008年到现在则一直维持在4000万吨的水平线上。

“大庆油田有几个主力区块,都三次采油了。”赵天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油田是大庆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性力量,几个主力油田区块逐渐淘汰,大大地影响了石油产量,导致GDP、财政收入、利税总体下滑。随着油田萎缩,相关配套产业也受到影响,从石油装备到石化产业,甚至一些与石油关联度不高的产业也受到整体经济下滑的影响。

比起四煤城的状况,大庆油田情况已经很不错了。鸡西、鹤岗、双鸭山、七台河四大煤城,煤炭资源已经逐渐枯竭,而接续、替代产业发展缓慢。今年1~5月份,四煤城增速下降31.0%,其中鸡西、鹤岗、双鸭山、七台河分别下降28.5%、51.3%、32.7%、10%。

四个城市的煤炭资源主要由龙煤集团各大分公司经营开采,其业绩的好坏对四个城市经济影响巨大。因煤炭价格下滑,煤炭卖不出去,不少煤矿处于半停产状态,据了解,地方政府采取的措施是与龙煤集团协商,维持简单生产,政府帮助联系销路,以减少煤矿工人下岗。

“黑龙江是资源大省、能源大省,过去GDP总账更多来自大庆油的产值,来自于四大煤城。”黑龙江省政府科技经济顾问委员会主任陈永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现在大庆石油减产的幅度很大,四大煤城又面临资源枯竭,以及煤炭行业亏损、萎缩程度严重等问题,这是黑龙江经济下滑的两大主要原因。

黑龙江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院长焦方义也表示,“一季度GDP的增长率确实是令人没有想到,也很震惊,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还是产业结构的问题。”

从1-5月份数据看,大庆实现工业增加值978.7亿元,占全省规上工业比重为58.0%,增速下降0.8%,降幅比1-4月收窄0.6个百分点,低于全省平均水平1.6个百分点,同比回落7.4个百分点。

这对于黑龙江上半年的经济发展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黑龙江省省长陆昊在此前分析工业经济的会议上表示,要尽最大努力迎接大庆油田等能源工业出现负增长对全省经济带来的挑战。

多年转型未取得实质成效

其实,作为依靠能源资源发展的大省,黑龙江有关转型调整的讨论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已经有了。

上世纪80年代末期,大庆市委托中国科学院作了一个大庆区域发展的研究报告,最早比较系统地探讨大庆的转型问题。1992年,大庆探讨转型发展受国际上的关注,当时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资助《大庆区域经济调整规划研究》课题,组织了庞大的队伍,以中国科学院为主动员全国力量来研究。

在对大庆经济转型发展进行理论探讨之后,大庆提出建设现代化城市、高科技城市、区域中心城市等转型发展的目标。在产业结构上着力提高非油产业比重,截至去年非油产业已经在大庆的产业结构中占到52%的比例。

大庆的转型确有成效。除了从原油生产往石化加工发展,延长产业链发展接续产业外,在发展替代产业方面,引入沃尔沃汽车、忠旺铝材等大项目。

“成效还是相当大的,至少在资源型城市里,大庆应该是走在前列的。”赵天石认为在肯定转型成就之外,也要看到其中的问题。“国家产业援助支持力度比较大的还是在接续产业上,这些接续产业最终还是依赖油气资源的。而替代产业的建设,虽然有一个好的开端,但是能不能支撑整个大庆未来的可持续发展,现在还下不了结论。”

“探讨转型升级有年头了,30多年了。”东北石油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赵俊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大庆现在第二产业还是没有扭转以石油为主的格局,而替代产业还没有形成支柱。

赵俊平同时表示,“大庆发展接续产业,一大问题是物流成本较高。”

四煤城的转型也早就提上日程。除了煤炭生产外,四地政府一直强调发展煤化工,黑龙江省级也试图以四煤城为主建设东部煤电化基地。

鸡西市委一位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鸡西现在是不转不行,再不转型就要死掉。”当地近年来提出了“两黑一绿”发展思路,发展煤化工、石墨精深加工和绿色食品深加工。

“2008年省委省政府提出八大经济区,当时定位就有一个结构调整的概念。”焦方义介绍,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大庆提出二次创业开始,黑龙江省也一直试图进行转型调整,但由于惯性,还是没有摆脱以往的增长方式。

2007年栗战书任黑龙江省长时,对省情有深刻的认识。他当时表示:“我省是资源大省,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靠资源支持。一方面我们对资源的开发利用不够,直接出售资源多,资源初加工、粗加工多,资源加工的产业链条没有拉长;另一方面,过分依赖资源,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市场占有率的产业、产品发展不够。我们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就要充分发挥资源丰富的比较优势,大力发展精深加工和循环经济,努力延长产业链条,搞好资源的综合利用,实现多层次增值。”

金融危机之后,黑龙江省针对可能下滑的石油、石化、煤炭、装备制造四大骨干产业“遏下滑”,同时选定旅游、建筑、建材、房地产、食品等14个重点行业、产业作为新经济增长点保增长。此外,还组织开展了发展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生物、信息、现代装备制造等“六大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调研,出台了相应的发展规划。

此后,黑龙江省又提出十大产业战略,在发展传统产业之外,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其中包括绿色食品、煤化石化、矿产经济、林产品加工业等4个传统优势产业,新材料、生物、新能源装备、新型农机装备、交通运输装备等5个战略性新兴产业,以及现代服务业。

不过,黑龙江一位专家认为,这些年无论是八大经济区、十大工程,还是现在的十大重点产业,都没能对经济结构有实质性改变。

稳增长与转型之间

如何调整经济结构是摆在黑龙江面前的最大课题。

黑龙江最大的优势是资源富集,不但拥有石油、煤炭等能源资源,还有丰富的森林资源、粮食资源,同时也是重要的老工业基地,黑龙江的发展也依赖于这些资源要素。

“十五”时期,黑龙江的发展战略是打造装备、石化、能源、食品、医药、森林工业六大产业基地。“十一五”期间,虽然寻求经济转型,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但装备、石化、能源、食品仍为四大支柱产业。

黑龙江宏观经济研究所所长刘晓天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随着经济政策形势的变化,黑龙江过去依靠的煤、木、粮、油四大“原字号”产业和装备制造业这个“老字号”都面临新的问题。

石油由于大庆油田产量降低,油价下跌,对经济的带动越来越有限;煤炭资源趋于枯竭,而且遭遇煤炭价格下滑和进口煤的冲击;木材由于“天保工程”的实施禁止采伐;粮食产量现在越来越多,但如何从粮食生产中获取更多利益仍是个问题;装备制造业大多是老工业,活力不足,面临调整改造问题。

王宪魁任黑龙江省长期间,也曾指出这一问题:“我省结构性矛盾十分突出,‘原字号’产业比重大、链条短、附加值低。我们的优势资源一直源源不断地输出,而自身结构却得不到优化。”

黑龙江省科顾委主任陈永昌表示,黑龙江省委省政府提出的一些措施很有针对性,也符合省情。首先是改造升级“老字号”企业,对老工业基地的企业分类指导;再就是“原字号”的资源型企业要精深加工,延长产业链,增加附加值,像煤化工、油化工、粮食精深加工等;第三个是“新字号”企业,是新材料、新能源等企业要做大做强;最后是“民字号”企业要促进发展。

在结构转型的同时,由于从2012年开始经济增速持续下滑,黑龙江更重要的任务是稳增长。

“全国经济增长提的是又好又快,黑龙江提出更好、更快,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黑龙江是一个欠发达地区,和第一梯队的江浙、广东都有很大差别,只有加速发展才能缩小差距。”黑龙江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院长焦方义认为,这个定位是对的,但没有达到预期结果,一季度经济没有达到全国平均水平。

为了稳增长,黑龙江今年推出65条措施,计划投资3000亿元。其实,早在前两年,黑龙江也推出过稳增长措施,2012年出台促进工业经济稳定增长17条措施,2013年又进行了修改完善,推出新“工业17条”。

与新旧“工业17条”相比,65条稳增长措施力度更大。其中计划投资的3000亿元,有2000多亿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包括铁路、公路、民航、水利等8个方面。

此次稳增长计划投资的资金有1/4多投在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上,此前的2008年,黑龙江曾提出公路建设三年决战决胜,建成高速公路总里程近4000公里,位居全国前列,机场总数达到10个,居东北三省之首。

陈永昌认为,65条是黑龙江在特殊时期出台特殊型政策,3000亿投资主要靠招商引资解决,政府拿不出这些钱来的,只是通过营造一个良好的小环境,吸引资本进来,加大投入加快发展。

“这么下去的话,是不是结构调整比较难?再就是深化改革是不是会搁浅?”当地一位专家担心这样的稳增长措施会阻碍结构转型。此外由于政策周期,基础设施建设需要时间,短期内经济下行压力还是无法解决。

陈永昌认为,65条作用的发挥离不开改革与转型。“黑龙江是欠发达省份,计划经济痕迹重,改革任务很重,通过推动改革营造新的环境、新的体制机制,才能放大65条的政策效应。”

新经济增长点在哪里?

对于黑龙江来说,转型的阻力不小,计划经济时代留给这个省份的烙印太深。

“黑龙江最早解放,最早进入计划经济,改革开放向市场经济转变的时候,黑龙江又是最后一个撤出计划经济的。所以计划经济的‘旧胎记’在黑龙江身上表现得更深更重,改革的任务更紧迫。”陈永昌说。

这些年来,黑龙江一直将国企、央企分离办社会作为一项改革重任。在计划经济时代,企业包办一切,生产、生活服务设施都是企业包办,甚至从交通基础设施、消防、学校、教育、医疗所有的东西都包揽了。

“我刚来大庆工作的时候,菜、水果、猪肉、鸡蛋什么都分,企业有家属管理站,专门生产这些东西然后提供给员工。”大庆市委党校原副校长赵天石对记者说,当年资源开发行业非公有制经济是禁入的,生活服务类等行业又被企业所操办,造成非公有制经济先天的不足,上起跑线晚,这是资源型城市的通病。

十多年前,黑龙江就已经开始分离企业办社会业务,将煤矿、铁路、石油等系统的中小学向地方移交。据悉,黑龙江非公有制经济十年前仅占经济总量比重不到30%,现在这一比重已经超过50%。

现在,这项工作仍在推进,而农垦系统的企业办社会业务分离,也将成为一种趋势。

“实际上企业愿意把社会业务剥离出来,因为它有巨大的负担,没有财力去搞技术改造和创新。”焦方义认为,推进过程中的难题在于,社会业务分离出来后,要交给地方,交给黑龙江省,但地方和省里没有这个财力,所以企业承担的这些东西还得继续管,这个包袱甩不出来。

在焦方义看来,这就涉及到财政体制改革,财权、事权要匹配。再就是公共服务要均等化,按道理政府应该接手社会业务,但是地方政府财力捉襟见肘,所以真正解决问题得靠中央财政。

在大庆,这样的问题更明显,改革的阻力甚至来自于员工,今年大庆油田就因为职工子女接班问题引发老职工抗议。

大庆油田现在的招工“接班”政策变为一本可以收,二本得是石油相关专业才可以收,二本非石油专业和三本的毕业生要通过考试才行。原来大庆油田只要职工子女是大学本科毕业的都收。

在体制惯性之下,黑龙江无论是“原字号”传统产业转型,还是“老字号”老工业基地调整改造,都面临重重阻力。

陈永昌表示,老工业在计划经济时代是辉煌,现在是包袱,必须调整结构,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过去煤、木、油、粮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核心,现在则是制约黑龙江经济发展的四个短板,应该进行转型升级焕发新的活力,补长短板,做强长板,才能打造黑龙江经济的升级版。

在传统产业调整转型的时候,黑龙江急需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在刘晓天看来,粮食产业,尤其是绿色有机食品,对俄贸易,还有旅游产业等都有潜力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黑龙江的问题是结构、体制、机制问题,我们的优势是什么,比方说资源优势、区位优势、农业优势。但是我们的优势没有发挥出来,制约我们的问题始终没有解决。”焦方义表示,这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

昆明防护盾口罩

河南花肥料

山西斗山机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