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尘滤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除尘滤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周三次熔断美股暴跌只是疫情全球冲击下的冰山一角

发布时间:2021-10-20 11:50:05 阅读: 来源:除尘滤筒厂家

一周三次熔断!美股暴跌只是疫情全球冲击下的冰山一角

从美股推出熔断机制以来,发生了四次,其中三次发生在一个星期。3月16日开始前十五分钟,特朗普发推说“上帝保佑美国”,开市十五分钟就上演了历史上第四次熔断,6个交易日三次熔断。美股到底怎么了?

美联储一次性将联邦基准利率降到了零,还透露出7000亿美元的量化宽松计划,如此力度的刺激计划,结果被市场狠狠打脸,全球股市一片“绿色”,不能不说,美联储的救市计划失败了,而且恐慌的情绪并没有结束。

在三次熔断之间,有一次暴涨,原因是什么呢?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市场看到了防控疫情的前景。可以看到,拯救美国股市的任务已经从美联储转向了疫苗或者特效药,如果疫情继续蔓延,美联储能做的事情就更少了。

美股第四次熔断之后,很多人开始传播关于股市巴菲特的段子,巴菲特说,自己活了89岁,就见过两次熔断,结果,“奇迹”发生了,巴菲特在接下来一个星期又见证了两次熔断。这样的暴涨和暴跌已经超出了很多常规的理论。

这是系统性的危机,美国的《货币战争》作者詹姆斯·里卡兹认为,金融市场是一个复杂系统,多样化的主体参与其中,彼此高度连接在一起、相互影响和适应,复杂系统的变化很难为人力所控制,如同火山喷发或者地震一样,系统性危机爆发出的能量是指数级别的。在过去一个星期,全球资本市场的变化就是巨大能量的释放,是恐慌情绪的爆发。里卡兹认为,“金融市场是一个无可比拟的复杂系统。数以百万计的交易者、投资者和投机者是自主主体。这些主体在其资源、偏好和风险承受度方面各不相同。”在金融市场的参与者并不是按照经济人的理性进行决策的,尤其是市场的规模已经非常庞大,现代通讯技术将全球连接起来,市场的变化可以实时反应出来,从而引起全球性的情绪共振。在平时,美联储的政策能够影响全球投资者的预期,央行的重要角色其实是防止恐慌情绪的爆发引起挤兑,这也是中央银行最重要的“最后贷款人”的功能。美联储连续两次降息直到零,动作不可谓不大,但是为什么没有成功,因为这是非常时期。

美股的三次熔断与疫情在全球的变化是联系在一起的,第一次熔断与油价的暴跌也有关系。3月15日之后,中国之外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中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采取了封城的紧急措施,意大利的患者直线上升,死亡率高达6.8%,美国疾控机构的官员也认为,意大利的场景也有可能出现在美国。新冠病毒的传染性强,比较隐秘,一旦到了临界点,可能就是爆炸性增长。在此之前,欧美国家将新冠肺炎视同为流感,没有足够的重视。疫情处于暴发期,恐慌情绪积聚和爆发,体现在资本市场就是剧烈的波动。

从1987年到现在,美国也经历了不少大的冲击,比如“9·11”、雷曼兄弟破产等,但是为什么没有像现在这样频繁的熔断呢?除了美股高估的原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非常重要,那就是新冠肺炎是全球大流行的瘟疫,致死率要比流感高得多,全球100多个国家出现确诊病例,还没有科学家能够确定新冠肺炎与气温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不确定新冠肺炎会不会如同非典一样“神秘消失”。1918年大流感的记忆被激活,疫苗或者特效药在短期内又无法研制出来。这次疫情越来越超出了人们的短时段的记忆,没有了参考,不确定增加,恐慌情绪自然会爆发。投资者的预期与各国央行的政策越来越不相关了,而是对疫情前景的判定。病毒是不可抗力,超出了一般的理论框架。瘟疫是意外的冲击,但却是真实的存在,病毒在地球上已经存在了几十亿年,人类的历史也是一部与病毒共存和斗争的历史。

与之前的历史相比,我们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那就是人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从资本市场来说,超级金融市场的网络将全球编织在一起,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将信息实时传播,投资者前所未有地形成了共振,下跌的预期自我实现了。从复杂系统理论来说,要解决系统性的危机,就要缩小规模,但是规模缩小的过程必然伴随着剧烈的能量释放,那就是危机。另外,还可以将系统分割开来,减少联系。但这几乎很难实现,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谋求与世界主要央行之间协同与合作,避免打货币战争,让货币乱飞。从金融系统本身来说,美联储的做法是必要的,提供流动性,防止挤兑,减少股市震荡对企业的冲击。全球央行已经进入到危机管理的模式。只是这次股市的剧烈震荡主要与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有关,而各国央行看起来操之过急的政策反而加剧了市场的恐慌,投资者认为疫情可能比想象的更严重,因为央行采取了非常措施。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宣布紧急状态有助于稳定预期,但是特朗普迫使美联储大规模降息却没有收到预期效果的原因。

资本市场的交易可以通过虚拟系统来完成,而经济活动不能,为了保命,为了对抗病毒,必须要锁闭,由此带来一个剧烈而突然的冲击,那就是对全球化的“锁闭”。这是一个意外的冲击,也是简单粗暴的。我们不仅见证了美股的熔断,也见证了全球化的“暂停”和锁闭。本来全球经济还算平稳,但是今年全球经济已然进入“衰退”。

美股熔断,只是疫情冲击的先兆,从资本市场会延伸到贸易、交易和生产领域,中小企业破产、失业率上升等,这些影响和冲击要远远超过股市熔断。对于各国政府来说,仅仅依靠央行的货币政策已经远远不能应对这场前所未有的大冲击了。疫情防控可能是持久战,难以速胜,更不可能消灭新冠病毒,它是自然的一部分,而人也是自然的一部分。当人们认识到这是一场持久战的时候,资本市场的不确定性也会减少,股市的波动也会区域平缓。恐慌的情绪会传染,也会被放大,各个大国应该像2008年大危机时那样团结起来,构建一个类似于G20那样的高级别、有代表性的合作平台,共克时艰。对特朗普来说,疫情之下,美国需要的是强有力的抗疫总统,而不只是守护股市的总统,而抗疫取得成效了,股市也会涨起来。当然,在这个艰难时刻,按照特朗普的性格,总是要甩锅于他人的。美股暴跌,美国经济也可能陷入衰退,但这只是诸多坏消息中最引人关注的一条,处于全球金融中心的美国比其他边缘或者半边缘国家更有抗击打的能力,也有更多的危机转移的手段。

在线式水质监测仪

远东电缆有限公司

重庆水下打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