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尘滤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除尘滤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财政收入下降是2015年宏调最大挑战

发布时间:2021-01-21 15:33:19 阅读: 来源:除尘滤筒厂家

财政收入下降是2015年宏调最大挑战

尽管在中央政府的有效调控下,中国经济正实现中速稳增长,但最近公布的财政数据并不乐观。截至1月12日,共有14个省(市、自治区)公布2014年的财政收支数据,除了浙江、上海、山东三省市外,其余11省2014年的财政增速均低于2013年。江西省以16.10%的财政增速居于榜首,吉林省以4%的增速居于末位。  “多种迹象表明中国政府已对财政方面的风险加大了关注。我们预测2015年中国GDP维持在7%左右,但全国财政收入(包括中央和地方基金收入)全年可能只增长1%,上半年可能出现负增长。全年地方财政收入可能下降2%。未来五年财收增速保持在5%至8%左右。”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虽然中国今年可能在财收上有压力,但压力会转化成整个结构性改革的动力。

中国经济时报:最近各省区公布的2014年财政收支数据不乐观,造成财政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有何解决之道?  张智威:财政收入下降将是2015年宏观调控最大挑战,但市场的表现尚未体现出对这一风险重要性的认识。财收增速下降的主因是土地出让金收入的下降,而土地出让金收入是广义口径政府财收的重要组成部分,占全国收入的23%、地方收入的35%,是很多地方政府尤其是三、四线城市地方政府推进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重要资金来源。而房地产市场走弱导致维持土地财政模式的难度加大。  在2009年至2013年间,全国财政总收入平均增长19%,其中有7个百分点是土地出让金收入贡献的。预计2016年至2020年间全国财政收入的年平均增速是5%—8%之间。财政收入的增速下降意味着地方政府通过基建投资来提振经济的空间将变得越来越小,中央财政也不太可能长期采取大幅度的刺激措施。在2015年后,政府需推进各项结构性改革方能摆脱土地财政的发展模式,包括改善税收结构、扩大地方财政和基建项目的资金来源、提高资源税费、推动资本项目进一步开放等。经济下行的压力显现,改革的速度也会提高。  我们对全国2万多笔土地交易、1200多家融资平台的数据库以及覆盖全国300个城市的数据分析,预计2015年房地产投资减速和土地出让金收入下降将会给地方经济带来双重压力。加之地方融资平台逐步剥离当地政府且其自身财务状况不断恶化,都会给地方经济带来多重压力。2015年将是“土地财政”的一个拐点,预计2016年中央将推出房产税,从中长期角度看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财政压力。  中国经济时报:2014年9月国办曾下发意见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你认为财政金融风险将会怎样暴露?  张智威:我们对江苏省做了样本研究,该省卖地从2008年到2013年增长速度很快,增长超过5倍。而土地的主要买主有两部分:房地产开发商和地方融资平台,其中43%的地卖给了地方融资平台,37%卖给了房地产开发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在土地市场上的参与度越来越高。  在江苏较发达的三个地级市中,2014年融资平台购买的土地只占全部土地交易的15%,而在相对不发达的十个地级市中这个比例是65%。以常州为例,融资平台购地占全部土地招拍挂交易的比重从2009年的38%上升到2014年的70%。地方融资平台自身的财务状况出现负债率上升、应收账款累积、利息负担过重、总资产收益率下降等问题。  通过对全国200个地级市数据进行分析,发现土地出让金占当地财政收入越高的地方,银行贷款占GDP比例在2008年—2013年间上升的幅度也越大,这种财政和金融的风险叠加意味着一些区域性问题更加明显。  我们分东、中、西分析了浙江、湖北和云南的数据,发现江苏地方融资平台占比更高一些,某个城市90%的地都卖给了地方融资平台,中间点在60%左右。其他省会的比例略低一些,说明一些城市非常依赖地方融资平台。  今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可能会出现违约,早点发生对投资者是件好事,总捂着不代表没有风险。最近对地方债进行分类,还有房地产登记制度,这些都是对财政政策的调整,以此应对地方政府财政方面的压力,债市扩容的可能性增加。现在提得较多的是PPP模式,往前走的话,会有更多资产由私有企业运作,运作的主导权更多转到私企。如果中国的私企更有效率,就不会有“保7”、“保8”的政策出来,而且私企对系统性风险管理得很好。  中国经济时报:最近有很多关于通缩的预警和提示,你对此怎么判断?  张智威:我们不是特别担心通缩风险,从PPI角度看,通缩已经很长时间了,要想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有更多企业的产能淘汰掉。CPI的通缩风险不是特别大。政府会把以前管制的价格放松一些,尤其是补贴比较多的,比如水价、电价,这些价格一旦调整,可能对CPI有比较明显的影响。看CPI的篮子里有大批的价格还是政府控制的,所以政府有调整能力。而且2014年CPI低主要原因是食品价格,比如猪肉价格,去年低并不见得明年、后年都会低。而且食品价格波动率比较大,回来的速度可能也会很高。从长期角度很难想像到中国食品价格出现比较明显的通缩,过去十几年、二十几年一直在往上涨,猪肉价格很明显。中国城市化率越来越高,在农村的人口越来越少,从供给的角度看食品价格压力还是会往上走。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