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尘滤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除尘滤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交易所清理倒计时

发布时间:2021-01-21 02:14:30 阅读: 来源:除尘滤筒厂家

随着国家对交易所开始清理整顿,张宝禹意识到,号称国内第三大黄金交易所的天津贵金属交易所(下称“天贵所”),已风光不再。张宝禹经营的一家贵金属公司,是天交所的综合类会员,后者也在清理整顿之列。

2月2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工作会议暨部际联席会议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这也是去年国务院决心清理整顿各种交易所之后,召开的一次最高规格的会议。

作为联席会议召集人、中国证监会主席郭树清提出,不能变相搞均等份额,不能变相搞股票交易,不能变相搞期货、金融衍生品交易。他要求尽快启动方案实施,确保在6月30日前完成各项工作。

这也意味着,全国大小上万家各类交易平台生死大限逼近。

天贵所的郁闷

身为美源金业(天津)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市场总监的张宝禹,近日闷闷不乐,因为天贵所已经于去年12月28日停止了黄金交易新开户业务。他发现,一个月以来,公司其他交易品种白银、铂、钯业务的开户数丝毫没有增加。

如果取消黄金交易业务,天贵所将难续昔日繁荣,而他全国700多位下属中,有的已计划转做外盘,甚至他本人也在考虑转行。

此前他们听说天津市政府在为天贵所黄金交易积极争取。这是因为,按照今年1月12日公布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省级人民政府对交易场所涉嫌从事违法证券期货交易活动的性质认定存疑的,可提交联席会议认定,由证监会在征求相关成员单位意见的基础上依法出具认定意见。

但种种迹象表明,天贵所“天通金”业务将很难再存续。据央行人士介绍,来自央行的声音认为,“判断此类市场是否合法,一般都是以其发起单位是否为央行、证监会、银监会等机构为衡量标准,如果不是这些单位发起的,如天贵所这类市场很难说其合法”。

而此次部际联席会议首会的召开,监管层更是要求各地方政府6月30日前完成清理整顿工作,天津市政府已很难再凭此前相关部门给予它的“金融创新、先行先试”政策精神搞例外。

不过,怎么转,张宝禹们很是头疼。

此前《通知》规定,除上海黄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货交易所外,任何地方、机构或个人均不得设立黄金交易所(交易中心)。天贵所会员天元金业北京分公司经理刘恩旭认为,天贵所与天津市政府关系密切,而上海黄金交易所由央行设立,此前天贵所曾多次找央行协商资格合法化问题,但央行始终未点头。“由于股东背景限制,上海黄金交易所与天贵所合并的可能性不大,只能是天贵所旗下会员转为上海黄金交易所会员。”刘恩旭预计。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朱国华认为,上海黄金交易所要发展会员单位首先会设门槛。天贵所原有会员在资金实力等方面未必能达到其要求。上海期货交易所人士对这部分人转做黄金期货也不看好,因为“规则不一样”。

◆下转24版

◆上接17版

天贵所会员天津鑫桂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某股东告诉记者,公司曾考虑过转板上海黄金交易所,但由于上海黄金交易所还没有夜盘交易,公司一测算,发现与其做黄金T 0转T D,还不如继续在天交所平台上做白银交易合算。

然而即使是做白银交易,按国家整顿政策,白银T 0也要改成T D,原天贵所会员业绩肯定会大受影响。

部分发展得较快的原天贵所会员单位认为,自己最好的出路是朝金融超市的模式发展,即代理多个平台品种。

冰山一角

实际上,天贵所只是众多被整顿的交易场所中的一例。

仅在贵金属交易领域,全国几万家大大小小的黄金交易平台接下来只有两条合规路径可走:一、拥有“创新”资格的交易所再次争取获得国家认可,如天贵所,而且其只能做白银等非黄金交易品种:二、其他国资背景不浓厚的交易平台或者转型,或者被清理。

作为国内黄金业务交易量排名第三的交易场所,目前天贵所现有会员近百家,以一家中等规模的会员单位1000人计算,涉及从业人员近10万人,此外其还有10余万位客户。除天贵所外,国内湖南维财、昆明金银岛等山寨黄金交易所有成百上千家,从业人员数量更难计数。

本报从湖南长沙公安系统得知,湖南维财负责人楚维等人已被当地警方以“涉嫌非法经营”立案,该案涉案金额在亿元左右,目前投资者的账户已被冻结,而对于能追回多少款项,目前警方并不确定。

全国几十家文交所的投资者也在翘首企盼相关部门安置方案的出台。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期货证券研究室主任廖英敏认为,如此规模的交易场所整顿在其他国家并无先例。而在我国之前却有章可循。

1994年至1996年间,国内近百家交易所在整顿中减少为15家,1998年8月底交易所再次合并,构建了现在郑州、上海、大连三家商品期货交易所的格局。

廖英敏认为,此次国家清理整顿交易场所的初衷是使各类交易市场为现货市场服务。“顺此方向,我们可以借鉴上世纪90年代的经验,那时整顿之后,允许部分期货公司转为经纪公司或咨询公司”。

而在投资者安置上,多位接受本报采访的专家建议,可将安置权交由地方政府解决。

有堵也须梳

联席会议要求各地方政府6月30日前完成各项工作,据记者了解,北京、山东、浙江等地地方政府已有了明确的治理整顿思路,天津、重庆等地方政府尚在积极探索方案的可行性。

此次联席会议的意义之一,就是明确各省级人民政府作为组织实施清理整顿和规范市场秩序的责任主体,要求其按照“谁的孩子谁抱”的原则,承担监管责任。

业内人士认为,接下来为推动各地方政府工作,国家会借由部际联席会议,出台一系列“联席”政策和部门规章。

比如,在文化产权类市场领域,文化部或联合证监会、银监会等发文规范类证券期货类交易。而在贵金属交易领域,不排除各部门会开展一场远胜以往的打击地下炒金、尤其外盘黄金交易业务活动。

北京工商大学教授胡俞越认为,“保证金率、持仓率、交割率是衡量商品交易市场是否以现货为依托的三大指标”,而外盘黄金交易因其几百倍的保证金杠杆、无第三方监管、交割率为零等特征,更应被坚决打击。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与张宝禹一样,天贵所的一些会员单位负责人本就是做外盘起家的。前年和去年,也曾有天贵所的会员单位在客户开户后,拉客户去做外盘,天贵所发现此种做法后曾将其查处,甚至有一家还被取消了会员资格。

而在五部委出台《通知》后,转做外盘的风潮又在国内刮了起来。在五部委出台《通知》后第二天,一家做外盘的中介就新开了20个外盘户。

这些会员单位负责人大多有外盘黄金交易或大宗商品和贵金属交易经验,且从业多年。

如果天贵所等黄金业务风光不再,他们很难留下做白银交易,更不会转向上海黄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货交易所,而是优先转做外盘业务。

胡俞越认为,如果地下炒金、炒外盘不被控制住,国家此次清理整顿交易所的成果又将大打折扣。而此前之所以外盘交易在国内屡禁不止,与各部门“齐心”力度不够有关。“除鼓励地方政府为出现问题的地方性交易所买单外,更要让联席会议制度发挥更大作用,多部委明确权责,联手治理外盘交易。此外,要为投资者开辟新的投资渠道”,朱国华建议。

梦幻之城手游最新版

灵武天下满v无限元宝

明珠三国2破解版

中国福利彩票下载手机版官网